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生工作 >> 薪火杂志
另类“金学”证本心
发布时间:2018-06-26

入迷,不由将已阅大半的《金瓶梅风物志》携至单位,放到了办公桌随手可翻的显眼处。在我旁边,是一台颇具人气的饮水机,一到上班时间,半个楼层的几十号人你来我往、络绎不绝。不消半日,在同事们的调侃声中,关于我明目张胆看不良书籍的传言便弥漫开来。更有甚者,笑道你瞧这书页都没全裁开,三三两两地粘合着,自知理亏似得。生义也就罢了,还把一本好好的毛边书说得如此不堪,简直让人哭笑不得。我索性不解释,也不理他们,趁中午休息时间看完了这本奇书

说它,是因为这是一本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用独特视角诠释《金瓶梅》的著作。《金瓶梅风物志》是国内知名学者黄强先生潜心研究二十余载,在已发表几十篇另类学术论文的基础上,用新思维、新方法推动金学发展的集中体现。该书从历史角度去考察,从服饰描写去考证,从饮食习俗去探究,从民俗风情去验证,从经济生活去研究,将饱受垢议的《金瓶梅》放到明中叶市井百态生活中来审视,包罗万象的文化铺陈、独具特色的学人笔触,读来别有一种拨云见日的感觉。

《金瓶梅风物志》首先透过《金瓶梅》中的一处处细节、一桩桩相互印证的事件,以颇令人诧异的猜想,将唯我独尊的西门庆贪玩荒唐的明武宗建立起了联系,进而推断出西门庆的原型即是明代第十位皇帝朱厚照。荒唐、荒淫、好乐、喜商、崇佛……一个个从故纸堆里提炼出来的标签,将虚实难辨的两人捆绑在一起。而对于两人风光后的日暮穷途,作者不由叹道:衰亡的王朝,没落的家族,一大一小,都逃脱不了失败的命运。《金瓶梅》是一部伟大的写实小说,从一个家族的兴衰,揭示了对现实的不满,对社会的揭露,对皇权的抨击,写出了亡国之鉴的社会世情,表现出了世纪末的最荒唐的社会景象。

作为一名服饰史学家,黄强先生还独辟蹊径,将服饰学知识应用到了对《金瓶梅》的研究。他认为,服饰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时代社会经济、文明程度价值取向的风向标。书中,由何千户娘子蓝氏的麒麟袍儿推断出,明朝中叶是一个服饰制度较为宽松的时代。宋以降,我国古代服饰贯穿着存天理,去人欲的思想,但在特定的时间段社会风气也有极为开放的一面。当时出现的礼教思想松懈,违礼逾制现象,从《金瓶梅》中诸妇女人物的内衣亵服就能够一窥纵情放达的社会风尚。而或许正是这种传统思想熏陶与所处越礼违制时代之间不和调的矛盾,让《金瓶梅》的作者倍感困惑,使他迷茫,逼他反抗,最终执笔对现实社会进行揭露和批判。

在文化界,研究《金瓶梅》之学又被称为金学,而在其汗牛充栋的研究成果中,《金瓶梅风物志》恰如一朵奇葩,用另类思维求证兰陵笑笑生之本心,探寻有明时期社会百态之本真。正如黄强先生在自序中写道:对《金瓶梅》的研究,需要有兰陵笑笑生的勇气,敢于直面人生,敢于正视社会,敢于批评皇权,无所顾忌,无所畏惧唯有如此,《金瓶梅》研究才能别开生面,有生气,有看头儿。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院长信箱  |   网站地图  |   学校招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