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生工作 >> 薪火杂志
《侠者仁心》
发布时间:2018-06-02

<一>

        经历了贞观之治,永徽年静悄悄地来临了。

        永徽元年,岭南边陲的一个小镇中,噼里啪啦的声音响着。

      “秦文,你弟整天无所事事,在我们家可大半年了,你赶紧地让他找份差事,离开我们家,我又不是他娘,不养着他,你自己看着办吧!”

       两兄弟闷声不说话,任由她把桌子拍得叮当响。但每到饭点,桌上依旧是四副碗筷未曾少过。

       饭后,哥哥与嫂子去地里干活了。秦武便又背着自己心爱的木剑去管那不平之事。

       路过李大爷的家门时,手中的剑已是充满着剑气,寒光一闪,木剑已然出鞘,横挡在李四的胸前。

     “四哥,这样不太好吧!昨天已经拿了一份钱了。”

     “怎的?我拿我自己家的钱还需要你秦武的批准?给我起开!”李四一脸怒容吼道。

     “武子,你让他走吧!他已经改不了了。”李大爷哀叹着。

     “再不起开,我可真不客气了,昨天我可没手软。”

      拳脚交错之间,李四已是一只脚踏进了赌场的大门之中。秦武拄着木剑缓缓站立,手颤抖着从腰间摸出几板铜钱。

    “李大爷,我没用,又没拦下四哥,这您拿着吧!不多,也是我的心意。”

    “武子,你这又是何必呢?”

    “我走了,李大爷,回见啊!”

     在小镇上又转了一圈,拳脚的印子又多了,身上的铜板已经没了,这一天的不平便算完了。一身伤的秦武来到了秘密练剑的地方——后山竹林。

     一剑又一剑,刺,点,格,劈,每一招式都练习了上百次方肯罢休。几个时辰过后,今天的功课才算完。

     从身后拿了那发黄的横笛,一曲《思念》悠悠荡开。横笛中的思念是最美好的回忆,父亲在一旁细心地雕琢,儿童痴痴地等着心爱的横笛,阳光暖暖地照在这对父子的身上,不愿去惊扰这份温馨。《思念》,思的是父母,念的是那时无忧无虑的儿时童年,还有仗剑江湖的梦。秦家一文一武,朴素其中,未见腾飞。

    偷摸着回到家中,未见嫂子,桌上饭菜仍热,石散也安静地等待着他。

    夜里,繁星铺满着整片天空。内心却是压抑的,被这座小镇压抑着,抚摸着自己的木剑,留书一封,打包行李,已是一人上路,不见回头。唯有点点泪光轻轻落在了草间,又滑落进土地消失无踪影。

<二>

    一个人的路途总是迷茫又单调的。怀抱着闯荡江湖的梦却又不知从何起,唯有漫漫长路,一剑作伴。

    华山历来多剑客,不经意之间便来到了这座高耸入云的剑山。一人一剑登峰,唯有高处而无他。

    行至半途已是午时,一座凉亭,有缘便是相见,若再投情便可相识一二,江湖便是如此亲近而又生疏着。

    对面三人,两只妹一仆人,欢声笑语地好不热闹。

   “哥,你看这华山如此陡峭,那些剑客为何喜欢在山上交锋,一个不小心可掉下出怎么办?”小妹撒娇地说道。

    哥哥溺爱地摸了一下妹妹的头,温事细语,“剑客都是寻求自身立人练剑的剑道。因而是朝闻道,夕死足矣,都是一群值得敬佩的人。”

  听到此处,目光再看向这三人之时,便温和了起来。

“公子所言极是,我秦武也是对那些剑客向往已久。”

  六只眼睛瞬间便是聚集在秦武的身上。衣不遮体,背着一把木剑,但两眼炯炯有神,如雨幕中的电光让人觉得无法忽略。

 “就你,一个背木剑的小屁孩!”语气不轻不重。

 “兄台见谅,小妹不懂事,但我见兄台日后必成大志。”哥哥笑着说。

 “相识便是有缘,兄台可否赏脸,一同登顶?”

 “兄弟高看了,愿一同前去。”

   山顶之上,夕阳西下,观群山之小,品人生之微茫。不禁舞动了手中的剑。依旧是最基本的招式,却多出了一丝灵动,一丝历经沧桑的圆滑。

      曲终人也散,下山之后的分离是再所难免的事。一顿丰盛的晚餐之后已在分叉路口。

     “秦兄,这玉佩随我已好几年了,便赠与你吧!以后有缘再相聚。”

     “王兄,我无以回报,唯有以后随叫随到。”

     “不必了,我们就此分离吧,兄台多保重。”

     “王兄,保重!”

       一别不知几时见,唯有真情对真心。

<三>

    再相遇,已是弘道元年。

    两军在宫中对峙,对面的是从前的知己朋友,华山的那一幕还未忘却,已是如此场面。

    身边的这位是皇子,对自己有救命之思,更有提拔之恩。江湖人终究是离不开这天下,是被这天下共主所管制。如是便做了这一家冲锋陷阵的人。

  “秦武可还记得那日夕阳之下,你我谈天说地的好不自在?”

  “记得,我一直都未忘。”

  “那你何必徒劳呢?”

  “他是主,我是臣。这便是命运吧!”

  “你明明有机会的,可你放弃了。”

    那一天狩猎,他明显有机会为主子除去他的心腹大患,可玉佩清响,没能下得去手,便如此错失了登上宝座的好时机,侠者重义,已是一命换一情。

   “只愿你放我主上走,我愿以死相抵。”

   “你可以走,他不行。”

     鸦雀横飞,已是纵横相杀之间。

     人头起落,英雄落幕。那一把木剑终究掉下了。

     侠者仁心,亦是一剑相承。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院长信箱  |   网站地图  |   学校招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