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生工作 >> 薪火杂志
利益分层下的“被时代”
发布时间:2011-10-20

“十二五”应该属于每一个百姓,因为我们都有坚韧的追求,都有火热的希望。我们的脚步追逐发展最快的经济,我们的目光定位沿海最壮丽的风景,我们的思绪已登上世界最快速的高铁,可是我们也不能遗忘当下最真实的一切。

我们一直想着通过经济改革来实现体制改革,以期进一步推进总体发展,我们已经步入小康,正在挺进全面小康,感觉贫穷已经是昨天的代名词。在经济的后危机时代,世界也在注视着中国的工业化、城镇化。这是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是中国名片,但是经历了三十多年的市场经济的发展,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由经济发展带来的利益分层。

在我们的新闻视界里,我们似乎不了解制度性的暴富机制与掠夺性权贵经济是什么概念,但是我们知道“富二代夜店斗富”、“官二代开车撞人”意味着什么。看多了收入分化却不知道有多少人对着自己的土地含泪哭泣,虽然人们的法制观念正在蓬勃生长,但是面对强拆、发展资源的垄断、社会流动的闭塞,人们很难摆脱“被”命运。住宅的强制拆迁、农村的强行入城、生死的滑稽解释,人们怎么以理性的思维维护自己的权益?

为什么现在的普通百姓大部分有“仇富”心理?归根结底是因为他们承受着最深的利益剥夺,权利的侵蚀,甚至是精神的扭曲。

2011年5月8日,重庆53岁患有 “布查氏综合症”的农妇吴远碧用菜刀剖开了自己的肚子,放出腹部积水自医,震惊世人,引起政府重视,要求不惜一切抢救,这到底是谁的悲哀?媒体把这个问题推向了公众。在社会的关注之下,经过抢救治疗,挥刀自医的农妇最终还是走了。不仅仅是这些,我们没少听说“被暴力拆迁的平民”、
“被城管掀摊的小贩”、“被送往精神病院的上访者”……我们听说了“智障包身工”、“富士康跳楼”、“监狱离奇死亡”、“局长日记等等事件”,到底这个警钟为谁而鸣?

2010年,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为19109元,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5919元,且农村居民收入的增长速度高于城镇居民。但是,一个“涨”字让农民情何以堪,永远不知道何时下降的房价、“飞速发展”的物价都让他们望而却步。更甚者出言:“又没让你们在深圳、上海买房……”,老百姓需要更多的表达渠道,更好的权利救济。

这虽然是中国现实,但这绝不是中国形象!

人们的尊严,来源于权力的谦恭。难以承受的地耗之痛刺激着人们脆弱的神经,实现工业化、推进城镇化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现代化的重要目标和任务。由于推进城镇化的任务艰巨而复杂,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要求:“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这其中之理便是解决“被时代”最好的方式。

人们的幸福,来自于政府服务的强化。政府加强服务能力的建设,加快求解分配不公、整治司法腐败、深化吏治改革的步伐,建立健全服务体系,解决存在的问题,始终把人民的利益摆在首位,改变政府执政方式,为每个人的生存发展创造更大的空间,这样人民的幸福指数才能提高。

“被时代”的跨越,来自于制度改革的保障。制度改革的关键在于改变制度中不适应人们利益要求的方面,加快“医保制度”的改革,灵活运用“医保政策”为人民服务,解决人民最实际的看病难问题。那么,社会民意凸显的便是打开崭新世界、把握自己力量的声音。

当“十二五”走进人们的视野,全面考虑百姓利益,百姓真诚期盼,不管是土地还是经济发展,都能为他们考虑,不再让他们成为“被时代”一族;在新的远行中,我们期望新的幸福之门由此打开。

(本文原载于《薪火》第十七期暨院庆十年特刊)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院长信箱  |   网站地图  |   学校招聘  |   意见建议